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搜索:
標題 內容 作者
【投稿咨詢】
【新聞傳播】
為什么歐洲女權運動轟轟烈烈,中國卻反響一般?
2019-04-30 10:14:29 來源:凱迪社區 作者:南方周末讀者 瀏覽:2231次 評論:0
導讀: 在歐洲,每天都有大量女性不得不向黑市借款高利貸前往黑診做手術,或者趁著夜色悄悄登上一艘漁船,在漂泊的大海上,在簡陋的集裝箱里接受流產手術。因為,即便是被強奸或身體條件不允許生產,她們仍無法找到合法的墮胎渠道,甚至還會在術后遭到謀殺指控。

編者案:本文作者“一巋”是一名在歐洲從事法律援助工作多年的華人,以下是他從業多年來所接觸到的典型案例。從本案當中三名歐洲女性身上發生的真實故事,可以看出歐洲人,權可能不是中國人想象的那樣。有些人想當然地認為歐美女權運動轟轟烈烈,而中國女權運動反響平平甚至還存在很多爭議,是因為歐洲人重視女權而中國人不重視女權。但事實,可能恰恰相反。

作者感嘆:如果本案中的這些歐美女性能生活在中國的話,那么她們肯定會感嘆自己是幸運的。以下為正文。



當一個國家的女性被逼無奈到起訴祖國,這是何等的悲哀。

這個案子是歐洲人,權法院一個非常經典的案例,光是從這個案件的名稱我們就可以看出一些不尋常的地方:三名女性起訴自己的祖國。這個案子是關于女性墮胎權的一個案子,由于涉及到宗教,人,權,個人的隱私,所以歐洲人,權法院把這些上訴人的名字分別用A,B,C來代替,因此這也說明本案有三個起訴人。中國人可能會疑惑:難道墮胎還需要歐洲人,權法院來審理嗎?她們難道還生活在中世紀?

實際上,在愛爾蘭由于信仰天主教的原因,墮胎是不被法律允許的。這里并不是指隨意墮胎,而是包括畸形胎兒、被強奸后懷孕等等,都不被允許墮胎。無論怎么看,這都太荒唐了。

在愛爾蘭,那些愿意幫助這些女性墮胎的醫生都將被施以嚴厲的刑事懲罰措施。我所接觸到的案例中就有一個母親幫自己的女兒買了一盒避孕藥,由于事先兩人都不知道當時其實已經懷孕了,結果服用避孕藥之后胎兒流產了。碰上這件事,母女二人本來已經很悲傷了,結果這名母親都被當局警察逮捕最后判刑,由此大家可想而知愛爾蘭對于婦女墮胎的限制有多么嚴厲。人類進入現代文明以來,此類事件居然還在上演,愛爾蘭發生的這一切的確很反常。畢竟單看愛爾蘭的經濟水平和法律完善程度都是非常符合現代化國家標準,唯墮胎權除外。

實際上,愛爾蘭這樣的國家婦女墮胎問題產生的根源是當地的宗教,愛爾蘭人普遍信仰天主教。在天主教的原教旨教義看來一旦胎兒受精形成胚胎,那么生命就已經開始了,生命是神賦予的,因此決定生命的只能是神而不能是人。人并沒有裁決生命的權利,包括懷孕的婦女。在愛爾蘭的傳統觀念里,胎兒是神授的生命體,只不過暫時存在于婦女的肚子里,因此懷孕的婦女無權處理胎兒(哪怕是強奸或畸胎)。所以在愛爾蘭,女性一旦墮胎,就被視為犯罪。



雖然愛爾蘭整體如此,但是畢竟每年都有一些意外懷孕事件,甚至在很多時候,這些意外懷孕的婦女又都是低齡少女,她們往往并不愿意被迫生育,所以墮胎事件就越來越多,因此被判刑的人也越來越多。隨著越來越多的人被判刑,但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反抗。因此墮胎問題就成為了愛爾蘭今天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當地相關的女權運動也因此在年輕女性群體中越來越轟轟烈烈地開展起來。

當中國女性可以名正言順地收走丈夫的工資卡,可以上網發爆款文章“愛生你生,別來逼逼我~”獲得萬人點贊的時候,愛爾蘭的女性還在爭取終止意外懷孕的基本權力。意外不意外?所以如果一個愛爾蘭女權運動者來到中國的話,恐怕她會認為在中國搞女權運動,完全就是多此一舉。

隨著女權運動的興起,感到輿論壓力的愛爾蘭政府也頒布了一個變通的法令,那就是1992年以后,如果愛爾蘭懷孕的婦女去別國做流產手術可以免于被其起訴。但這就在無形中給愛爾蘭意外懷孕的女性帶來了巨大的風險和財務負擔,甚至導致了很多悲劇的誕生。

我今天給大家分享這個案子當中的三個主人公A,B和C,她們的墮胎案就發生在可以去外國墮胎”的大背景之中。

第一個案件申請人A,是一個擁有四個孩子的單身母親,沒有工作,沒有丈夫,其中的一個孩子還是殘疾(孕檢就已經查出,但禁止墮胎,必須生)。生下殘疾孩子之后,她的父母家人并不太接受她,所以她的生活非常艱難非常悲慘。更糟糕的是在她又一次意外懷孕之后,大麻煩來了。她的家庭和經濟情況是決不允許讓她擁有第五個孩子,而愛爾蘭政府又要求她必須生,不生就要坐牢。這就等于是一個死局,生不行,不生也不行。她當然知道愛爾蘭法律規定可以去國外做手術,但她很窮啊,幾百塊都拿不出來。走投無路之下她不得不從私人小額高利貸者手中拿了650歐元的利滾利高息貸款。她也知道這種可怕高利貸會讓她的生活更加貧困,但她實在是沒有別的辦法。

事實上,她借到的這點錢只夠去英國的私人黑診所做流產的費用,安全問題不得不讓人擔心,但生為愛爾蘭人,她還有什么選擇呢?

在英國的私人小診所手術做完后,她就坐上了回愛爾蘭的火車,畢竟多一天旅店她都住不起,這時候意外發生了,她發生了術后大出血。隨后她被救護車送到了醫院,她流產的事情被發現了。命是保住了,但在醫院里她遭受了很大的歧視以及更大的痛苦,她沒有得到有效的醫療服務,此后一直不能治愈的并發癥一直都在給她帶來嚴重且長期的痛苦。隨后走投無路的A在法律援助人士的幫助下,到歐洲人,權法院起訴。期間她意外懷孕了,這一次她再也借不起高利貸了,只好留在愛爾蘭把第五個孩子生了下來,第五個孩子的到來使她的生活陷入了絕境,完全無法再繼續。



第二個當事人B,她的遭遇略有不同。B在感覺自己有可能因為使用避孕藥不慎而意外懷孕后立即聯系了愛爾蘭的醫生咨詢,但遺憾的是因為醫生的疏忽與不確定造成了直到懷孕7個禮拜之后她才知道自己懷孕了。而這時的她經濟情況非常不好,她非常確定這個孩子自己根本不可能有能力撫養。于是她做出了去倫敦做流產手術的打算。可她窮的連去做手術的錢都沒有,去倫敦的機票是她的朋友用信用卡幫她買的。做完手術回到愛爾蘭之后,她的身體出現了嚴重的問題,她不得不再次去了都柏林的英國診所來咨詢自己的病情,由于小診所落后的醫療水平和混亂的管理帶來的術后問題,使得她的病情開始加重,原本美好的生活變得苦不堪言。

最后一個當事人C的故事則更加悲傷。她是在2005年借款去英國做的流產手術。她的遭遇更具有代表性。因為在她意外懷孕的三年前就被查出已經身患癌癥,主治醫生告訴她正在抗癌治療中的她,是絕對不能懷孕生產的,否則會有生命危險。然而在此期間她卻意外懷孕了,這時候問題來了。她的病情并不允許她生產,所以必須墮胎,否則會有生命危險。但是由于愛爾蘭法律的限制,她又不能墮胎,否則就要坐牢。

要么死,要么坐牢。這就是該案例中愛爾蘭女性面臨的現實困境。

在絕境中的她并沒有什么別的好辦法,于是她只能借錢去英國準備墮胎。本來她是想做更簡單的藥物手術墮胎,但問題又來了,因為她不是英國本國居民,所以沒有任何的合法手續,因此只能等待8個禮拜之后才能做外科手術。這一等,病情就拖嚴重了。結果做完這次手術回到愛爾蘭之后她去醫院檢查才知道,自己以后再也不可能懷孕了。她已經因為耽誤治療而永遠失去了做母親的權力。



在愛爾蘭,墮胎簡直就是一場戰爭。摧毀一個人或一個家庭,只需要一次意外懷孕。由于“境外墮胎法案”的推出,一些走投無路的女性只能選擇走進輪船,送入毫無保障的臨時集裝箱房子里,漂在大海上接受著來歷不明的手術。

據國內媒體報道稱:有一艘叫“海之變”號的專業墮胎船為愛爾蘭而誕生了。這條長40米的船上建著一群由集裝箱改造成的手術室。在這些集裝箱里,每天可做20臺廉價流產手術,專為懷孕未足3個月的愛爾蘭婦女準備。他們的工作流程是:該船早上靠岸,把想墮胎的婦女接上船,然后把船開到公海上,再給婦女進行人工流產手術。晚上,該船把做完人流手術的婦女送回岸上。

但即便是這樣的一艘船,也是女權組織和人,權組織捐助給愛爾蘭婦女的。雖然條件有限,風險也很大,但好歹給了愛爾蘭女性一條活路。

然而悲劇的是,當愛爾蘭人聽說“海之變”號存在的消息之后,愛爾蘭反墮胎傳統觀念人群反而憤怒極了,紛紛舉行示威抗議該船前來自己的國家。在這些人看來,愛爾蘭女性可以死,但絕對不能墮胎,就連英國神父衛爾奇也公開批評“海之變”號。最后沒辦法,為躲避抗議示威,“海之變”號的行程只能高度保密。在這艘船上所有的醫護人員都穿防彈背心,安保人員配槍,防止被愛爾蘭男性槍擊或暴力襲擊,這樣的事并非沒有發生過;而設在船上的集裝箱病房也很容易轉移,避免手術中的女性被搶走而發生危險。



這就是一場戰爭。

其實,就我的工作經驗而言,不止是愛爾蘭,在今天的許多歐洲國家,墮胎一向屬于極敏感的問題。反墮胎的傳統歐洲文化者堅持認為墮胎等同謀殺,他們的反墮胎行為非常激進。至于意外懷孕的女性,誰關心她們怎么想呢?

“海之變”號的故事還在繼續,雖然這個船是在公海墮胎,但進入海之變的墮胎婦女仍面臨在上岸后遭到法律制裁的危險。前不久馬耳他副總理就曾公開警告說:“馬耳他的婦女若是敢到海之變號去公海墮胎的話,回國后仍將遭到謀殺指控!”



所以你知道,為什么歐洲女權運動總是鬧得轟轟烈烈了吧。所以你這下知道,為什么中國女權運動總是帶著一些歐美人所不能理解的成分了吧。在歐洲女性看來,女權運動才不是為了什么爭取女性就要任性買買買的權利,而是要爭取基本的生存權力和身體權力啊。

最后讓我們回到此案本身。案件當事人A,B和C 感到自己的遭遇并不公平時,就在法律援助機構的幫助下,將自己的國家上訴到了歐洲人,權法院。

當事人A和B認為歐洲人,權公約所保護的第3條:“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使受非人道的或侮辱的待遇或懲罰。”第8條一:“人人有權使他的私人和家庭生活,他的家庭和通信受到尊重。”第13條:“任何人在他享有的本公約規定的權利與自由受到侵犯時,有權向國安當局要求有效的補救。”以及第14條:“人人對本公約列舉的權利與自由的享受,應予保證,不得因性別、種族、膚色、語文、宗教、政治的或其他見解,民族或社會的出身、同少數民族的聯系、財產、出生或其他地位而有所歧視的合法人,權遭受到了侵犯。”A和B認為正是因為自己在愛爾蘭做流產手術的基本人,權被禁止了,因此才會導致此后的一系列災難性后果。

而案件當事人C則認為自己受到的人,權侵犯情況更為嚴重,因為自己不僅遭到了禁止在愛爾蘭墮胎的問題,更面臨當自己因為懷孕導致生命危險不能解決的問題,所以在這方面愛爾蘭的法律是缺失的。因此在當事人C看來除了當事人A和B所申請適用的歐洲人,權公約第3條,第8條,第13條和第14條外,她的情況應該還適用于歐洲人,權公約的第2條一、:“任何人的生存權應受到法律的保護。”

介紹完了案件的基本情況以及當事人A,B,C的上訴內容,那么我們就進入了本案真正的訴訟環節。首先我們需要探討的就是訴訟程序的問題,根據歐洲人,權法院的相關規定一般情況下,只有在本國訴訟失敗之后,才能上訴到歐洲人,權法院。所以,這時候愛爾蘭政府出來了。政府表示認為案件的當事人A,B,C必須遵守這一規定,愛爾蘭是有法庭的,政府并沒有禁止她們在愛爾蘭法庭起訴愛爾蘭。所以說她們直接去歐洲人,權法院上訴,是不合理,不合法的。



而這些人,權案件的當事人則認為,她們的情況是很特殊的,眾所周知愛爾蘭對墮胎問題是十分嚴厲且不容置疑的,不論是宗教還是法律都不可能給她們任何勝訴的機會。在一個連墮胎都會被刑事懲罰的國家又怎么可能維護自己的合法人,權呢?顯然是不可能,不現實的。

最后歐洲人,權法院綜合各方意見認為,雖然說愛爾蘭并不禁止這些案件當事人在愛爾蘭上訴。從表面上看,案件當事人確實有在愛爾蘭上訴的權利,這是單從所謂的法理分析上來講。但是如果從深層次分析,她們的這種訴權其實是不存在的,甚至可以說她們的訴訟請求從來沒有在愛爾蘭等國家真正存在過。讓她們花上萬歐元去打一個基本贏不了的官司,這是大多數愛爾蘭人無法負擔的成本。

最后歐洲人,權法院綜合該人,權案件當事人A,B,C以及愛爾蘭政府的意見認為雖然從法律程序上來講愛爾蘭政府的意見有些道理,愛爾蘭政府確實沒有禁止墮胎案件當事人上訴,但是從愛爾蘭過往的經驗,宗教對待墮胎的看法以及嚴格的法律來看,在愛爾蘭進行墮胎案的上訴除了浪費金錢和物力之外,沒有別的任何意義。所以歐洲人,權法院認為,該案件是可訴的,可受理的。

盡管案件已經可以受理,但是等待本案當事人A\B\C的,還有漫長的訴訟過程,她們還要面對來自國內反墮胎傳統主流人群的壓力以及愛爾蘭政府的壓力。誰也不知道,她們是否能堅持等到最后的曙光。而就在本案審理的同時,還有無數意外懷孕或身體條件不能允許生產的愛爾蘭女性在意外懷孕之后,走上借款高利貸去國外黑診所,或悄悄登陸集裝箱海上醫療船的痛苦旅程。



作為一個在歐洲從事法律援助工作的專業人士,筆者認為讓中國人真正了解歐美當前很多女權運動之所以轟轟烈烈的諸多起因,是很有必要的。畢竟每年回國的時候,都有很多人羨慕地問我,是不是歐洲那邊的人,權特別好,大家都過得很幸福。每當被問到這樣的問題的時候,我都覺得大家可能對外國存在太多誤解。每個國家或族群其實都面臨各自這樣那樣的問題,最后只能用適合自己的方式來解決。比如中國當下最應該解決的是中國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社會經濟不平衡不充分所帶來的矛盾。

至于愛爾蘭女權運動爭取的那些權力,我們早在建國初期就實現了,而且我們的婦女兒童保障法,對女性權益照顧得更多更廣。



PS:在處理另外一起案子的時候,筆者收到了關于該案的最新消息。本案的最終結局是歐洲人,權法院駁回了案件當事人A和B的全部訴訟請求,她們的主張沒有受到歐洲人,權最高審理機構的任何支持。歐洲人,權法院僅支持了案件當事人C的關于歐洲人,權法院第8條的訴訟請求,其它請求也被全部駁回。支持第8條訴訟求情主要還是因為其當時的身體條件確實不能生產,強制要求生產會帶來生命危險。——最后歐洲人,權法院判處愛爾蘭政府賠償案件當人C 1.5萬歐元賠款。然而這些錢,遠遠不夠支付其境外手術失敗后帶來的嚴重后果。

雖然好消息是最新的愛爾蘭公投結果顯示,應該廢除反墮胎法案,也就是說墮胎有望合法化。但實際操作起來,可能還任重道遠。要動搖當地根深蒂固的歐洲傳統文化,還需很長時日。下面這張照片,就能說明一切。即便是愛爾蘭女性,迄今為止仍有為數不少的人認為,墮胎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女人不應該墮胎。

我來說兩句
已有0評論 點擊全部查看
帳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內容:
網友關注排行
科技
熱點
企業
財經
007電影中哪些科技已成真
今日头条电脑赚钱